A闹.💦

《北葵向暖,南栀倾寒》五

如果你能看到这篇文章,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喜欢,一个赞,一个评论。我真的很需要你们💓
                          ♚♚♚
第五章:

顾槿一大早醒来的时候,阳光正好,大片大片的铺洒在她的身上,温暖的感觉让她贪恋床上的温度。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个人,若不是床单还是褶皱的,顾槿几乎要怀疑昨晚只有她一个人睡了,想想昨夜已与两个弟弟确认关系,顾槿嘴角的笑便怎么也掩盖不住。
洗漱完后顾槿下楼,发现家里似乎比昨天回来时更安静,唯一有点声响的地方便是厨房,顾槿寻着声音过去,看到了正在认真盯着微波炉的顾南。
“怎么就你一个人?顾北呢”顾槿倚在门上同顾南说话。
“你醒来了?哥回部队了,他昨天破例请假回来的,今天假期到了,他得回去了”顾南边说边从微波炉里拿出刚刚打热的牛奶倒入杯中,顺手递给顾槿。
顾槿点点头,“唉,想我昨天刚和他袒露心声,这今天他就走了”顾槿的语气中满是幽怨,“唉呀,我这宛如在守活寡啊”
顾南听完这话挑挑眉,一把把顾槿拉到自己身边慢慢道:“你把我放到哪了啊?守活寡?我离开你了吗?”
顾槿眼神中带着调皮的神色,冲顾南扮了个鬼脸便从他的臂弯下逃出来,调皮的模样让顾南不经怀疑,这真的是一个已经成年了六年的女人?可是又偏偏是顾槿这副模样,让他爱到不行,看到顾槿活蹦乱跳又笑起来的模样,顾南就觉得心渐渐被填满,两年的空缺啊,他得让她一点一点补回来。
“你就在我身边啊,可以天天陪我谈恋爱,怎么算守活寡。”顾槿对着顾南露出甜甜的笑容。
顾南只能无奈的看着眼前笑颜好看的小姑娘一个人心里发软。
顾槿笑起来也太甜蜜了好吗?他的小心脏险些要蹦跶出来了。
顾槿笑眯眯的喝着牛奶,似乎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顾南说道:“可是小南啊,我昨天去你待的那个公司面试,然后被你打断了,那我今天干什么呢?我回来是打算正式工作的”顾槿想了想又继续说:“而且,现在已经过了上班点了,你不去上班吗?”
“我今天请假了啊,我们那个女总裁比较宠我”顾南手下忙个不停,一边说话还一边准备着烤面包。
“女总裁?你当小蜜呢?”顾槿差点被牛奶给呛着。
“哪能啊,我是在充当……嗯……给你举个例子吧,明朝时期的宦官知道吧?东厂督主知道吧?这个女总裁是皇上,我在这个公司就是督主这个职位,懂了吗?”顾南认真的解答顾槿的疑问。
“所以你,当太监呢?”
“……”
“对了对了,我明明记得你是警校毕业,顾北从军校毕业已然进部队了,你这个难道不分配工作?”不等顾南说话,顾槿接着又是一连串的问题。
“分配啊,我之前一年就在XX区那里当片儿警呢”顾南的回答漫不经心?
“嗯?”
“后来我发现我不适合这个行业,所以我辞职了”
“所以你好好的警察不做,你来当小蜜?”顾槿觉得自己很生气,顾南放着好好的警察不当,这怎么对得起这个职业?
“不是小蜜”
“可是你这种做法也不对啊”
“姐,你放心,我绝对不干对不起国家的事情,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你相信我就好了”顾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认认真真的盯着顾槿的眼睛如此回答。
“好吧”顾槿撇撇嘴将牛奶喝净,然后才慢慢说:“我相信你”
顾南看着顾槿嘴唇上方那一圈的牛奶痕迹,笑意染上嘴角,他终是往前倾了倾身体,然后在顾槿还发懵的空档里,将顾槿嘴唇上方的牛奶圈痕舔舐干净。
顾槿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看着顾南伸出舌头时的模样,瞬间脑子里就开始炸烟花了,然后顾槿在顾南打算退身的时候,一把按住顾南的头凑近顾南吻住了他。
顾南眼底满满的,全都是柔情。
——————————————————————————————————————
插播一段顾槿在和顾南么么哒完以后两个人的对话:
顾槿:“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顾南:“有我和哥在你还工作个屁啊!我养你啊!”
顾槿:“好,你们养我”
——————————————————————————————————————
以下插播从前的故事💓那是,顾槿三岁时候的故事。
顾槿三岁的时候是他们这个镇上出了名的花痴宝宝,整日整日的往男孩儿堆里扎,顾槿她妈怎么拦都没用。关键这还不是顾槿最丧心病狂的地方,她才三岁,便总往离家一公里的小花朵幼儿园门口跑。
顾槿她妈经常是转个身就找不见顾槿了,因为顾槿已经蹲到小花朵幼儿园门口去了看帅宝宝们了。
别人家孩子是哭着闹着不愿意去幼儿园,顾槿是哭着闹着大喊“我就要去!”
她妈问她,为啥?
顾槿回答只有一句话,因为我想看幼儿园里的帅宝宝们。
……
顾槿她妈妈那会儿正是怀着顾北顾南的时候,她终于受不了每天出门去找顾槿的苦日子了,于是她挺着个大肚子提着两斤苹果便去找小花朵幼儿园的园长,那时候民风淳朴,园长收了两斤苹果便破例让顾槿进幼儿园了,于是顾槿终于如愿以偿的与帅宝宝们成为了好朋友。
顾槿她妈那时候口头经常说的一句话便是:“顾槿,你把你的眼睛收一收”
“哦”顾槿奶奶的回一个哦,然后眨巴眨巴眼睛继续看小帅哥。
后来九月份,顾槿她妈生了,生下了一对儿双胞胎,两个男孩,可把顾槿她爸开心坏了,天天儿的见人就炫耀,“你看我们家的双胞胎,好看吧?”
顾槿这种时候都会很给面子的凑过去看一眼两个小毛娃,然后在别的大人都捧场给面子夸两个小孩儿的时候,她就会默默的吐槽一句:“丑死了,这么丑的两个弟弟”末了还要再深深地叹一口气:“唉~”
事实是顾北顾南一点儿也不丑,两个小男孩经过了刚开始的几个月后,毛一褪立马白净起来,平常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顾槿这时候和她爸的表现反了。
她天天儿的给自己的小伙伴们炫耀,“你们看这是我的两个弟弟,长得一样吧?好看吧?哈哈哈哈哈这可是我弟弟啊,能不好看嘛”。
然而顾槿她爸就很惆怅,“怎么长这么好看呢?这以后如果比顾槿还好看该怎么办啊。”末了还要深深地叹一口气:“唉~”

就这样过着日子,顾槿长大了,五岁了,顾北顾南也会走路会说话了,那时候他俩两岁。
顾槿一直记得,顾北顾南会叫的第一个人是“妈妈”,第二个便是“姐姐”。
顾槿表示,那是她唯一一次听见顾北顾南用奶奶的语气叫她一声姐姐,后来便再也没有听见过了。
六岁时,顾槿上了一年级,顾北和顾南也进了幼儿园。
顾槿记得她上的第一节课便是做自我介绍,老师问她,他们家的名字是怎么取的?为什么两个弟弟是北和南,而她是槿呢?
顾槿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最后只好说:“因为我是我们家最好看的,所以我的名字比较独特”。这句话毫无逻辑可言,可是老师还是被顾槿认真可爱的模样逗笑了,连声说着好,让她回座位了。
顾槿后来问她妈妈为什么,她妈妈说:“因为你出生的时候,院子里的木槿花开了,所以我和你爸爸便取了一个槿字作为你的名字。”
“哦”顾槿认真的点点头,她也觉得顾木和顾花这两个名字不好听,可见爸爸妈妈对她还是很用心的,顾槿甜甜的笑了,而后又问道:“那我的顾东弟弟和顾西妹妹什么时候出生啊?”
顾槿她妈愣了好几秒钟,最终干笑着回答道:“呵呵呵你个傻孩子,妈妈哪那么厉害再给你生弟弟妹妹啊”
顾槿想了想两个弟弟好看的脸庞,最终还是选择不纠缠妈妈给她再生弟弟妹妹了,她已经有两个弟弟了,她已经很开心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