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闹.💦

《北葵向暖,南栀倾寒》七

第七章:
顾槿下了公交车后便往顾南所在的公司走,她之前回国本来是打算来这家公司应聘的,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顾南,最后她被顾南宠的也只剩在家瘫着的能力了……

顾槿一边走路一边拿出手机给顾南打电话,等顾南接通电话的时候她也已经到达MOLY集团的门口了,于是她把电话挂了。
然后她就看见顾南就站在公司门口,身边围着一圈的女人。
她离顾南不算远,轻易便看到了顾南脸上挂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顾槿笑了笑,觉得顾南的性格着实奇怪。
她看着他周围的那些女人,她们多是穿着职业装,半裙加衬衫,那一个个臀是臀,胸是胸的,还真有种成熟女人的魅力。
顾槿啧啧称叹,然后就朝着顾南走了过去。
“顾南哥哥~”顾槿绝对是人未到声先到的那种人,而且这一声哥哥还叫的十分的甜,顾南周围的女人都被这一声叫懵了,然后她们集体看向声音的主人,便看见了一个模样娇俏穿着一身淡绿色长裙的少女,只见这女孩一把挽住顾南的胳膊,然后甜甜的冲她们笑着。
这帮女人瞬间觉得眼前这个女孩没什么敌意了。于是离顾南最近的一个女人先说话了,“阿南,这是你妹妹吧?真可爱。”
顾槿回以甜甜一笑,没说话。
顾南本来也有些懵,但此刻看着这样的顾槿,嘴角的笑便怎么也抑制不了,他顺势揽过顾槿,将她圈在怀里,挑着笑对那个女人说:“对啊,我妹妹,情妹妹。”
那帮女人面面相觑,而后又是那个女人问道:“晴?”
顾槿眨巴眨巴眼睛,二话不说扭头在顾南脸上“mua”亲了一口,然后窝在顾南怀里慢慢说:“情人的情。”
那个女人尴尬了,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顾南已然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失陪了”,然后揽着顾槿走了,留下身后一帮女同事看着两人般配的身影暗自惋惜。
————————————————————————我是顾槿顾南已然在车上的分割线——————————————————————————————————————
顾南顾槿坐在车上,顾南负责发动汽车,顾槿负责说话。
“顾南哥哥,你好厉害哦,这么多女人喜欢你呢”顾槿一边给自己扣安全带一边调侃顾南刚刚的事儿。
然而顾南听完以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头定定地看着顾槿说:“你快别叫我哥哥了,你再叫我要硬了”。
顾槿一懵,然后眼角含笑,目光挑衅的看向顾南的身下,开口就打算继续再喊一声哥哥,“哥……”顾槿没喊完,顾南成功的拦截了顾槿接下来的话。
“真硬了”顾南的嗓音低沉且撩人。
“唔……”顾槿的嘴被堵了个严实,只能眨巴着一双眼睛和顾南交流。
“你不信啊?”顾南邪气的笑了,继续用低沉的嗓音说:“那你摸摸好了”,然后顾南放开了顾槿的脸,转而抓住顾槿的手想吓吓她。
顾槿开口却是:“用手?不好吧!”
顾南:“哦”。
顾槿:“否”。
顾南看着顾槿笑嘻嘻的样子,心想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是个老司机呢?不过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她啊……
顾南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用手抓住顾槿的脸,凑过去狠狠亲了一口她的嘴唇,转身回到正位上启动汽车,“行了,带你去吃好吃的。”
顾槿立马乖乖坐好,甜甜的回了一句:“谢谢哥哥!”
顾南深深的觉得,自己的定力真差,她随便一句话一个眼神,自己都能被撩。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定力差,都只针对顾槿一个人,别的女人就算脱光了站他面前他都不想看一眼。
顾槿是他的春/药。

中午的时间顾槿陪着顾南吃完了饭,然后在回顾南公司的路上,顾槿接到了自家爸妈打来的电话。
当顾槿看见来电显示是爸爸的时候,顾槿便理所因当的点了免提键接听,她和顾南之间可没有什么秘密,一切都是公正公开的。
“喂!小槿啊”是爸爸那熟悉的声音。
“嗯,爸,怎么了?”顾槿乖乖作答。
“你回来都三天了,什么时候来陪爸妈?”
“啊?”
“要不今晚来军区大院吧”爸爸提出建议。
“那咱们家顾南怎么办啊?”顾槿看了一眼开车的顾南,如此回答。
“小南啊……”爸爸似乎犹豫了,但他又接着说道:“别管他,这个天天儿往外跑不愿意陪爸妈的小兔崽子”
顾槿哈哈哈的笑了,顾南在一旁露出无奈的笑容,谁让他的工作太特殊呢,没办法着家啊…
最后顾槿还是答应去军区大院找爸妈了,而顾南则是打算一个人住在市里,他们以前的家。
最后顾南还是亲自将顾槿送到了军区大院,然后自己一个人苦逼的回公司继续工作。
顾南知道自己的工作有多特殊,也知道自己有多忙,有多不能见身边亲近的人,可是他也忍不住啊,顾槿都回来了,他怎么可能忍住不见顾槿呢?对于顾南来说,能和顾槿吃一顿午饭已经是很好了,更别说还能和她在车上多待一个小时。
顾南是警校毕业,他毕业后确实被分配到了清水市的公安局上班,可是奈何他过于优秀,又奈何他们清水市总是个多事儿的地方,所以他被任命为卧底,来调查MOLY集团的女总裁,艾茉莉的行踪。
顾南接到任务后便想办法进了这家公司,他作为艾茉莉的助理,已经在这个公司待了半年多了,可是他一直找不到艾茉莉的可疑之处。
艾茉莉同别的男性霸道总裁一个样儿,男总裁的衣柜里总是有N多件一模一样的白衬衣和西装,她也是这样,她的着装永远是中规中矩的黑色职业套装。
顾南刚开始还怀疑这个女总裁是不是都不换衣服的啊,后来他发现不是这样的,她天天换衣服,只是换的衣服都长一个样儿罢了。
他作为艾茉莉的助理,似乎从来没见过艾茉莉越矩,他观察了这么久,都开始有些怀疑是不是组织上给他下达的任务有错了。
——————————————————————————————————————
插播回忆💓那是,顾槿初二时的故事。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转眼间,顾槿也上初二了,同桌还是原来的同桌,顾槿觉得一切都还好。

不过这半年的时间也确实发生了不少事,比如说,顾槿和顾北顾南的关系越来越好了,乔思雅也渐渐融入了他们三个人的世界,每天晚上放学他们四个人都会一起回家。
当然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顾北和顾南跳级了,他们没有上六年级,学校的校长直接处理了他俩的学习问题,将他俩送进了初中的大门。而顾北顾南甚是奇怪,不进安排好的重点初中,非得要进顾槿所在的这个普通初中,他俩的理由很简单,“我们想离家近一点”。
于是他俩作为两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安排进了顾槿所在的这所学校。
如今顾槿初二,顾北和顾南初一。
这时候,顾槿这个做姐姐的就有点担心了,万一他俩聪明的又跳级了怎么办,那不就比她大了?
但想想她的担心又是多余的,就算年级比她大又怎样噢,不还是比她小三岁么。

上了初二的顾槿,也在渐渐的有了变化。不,不该说是只有顾槿有变化,是女生们都有了变化。
顾槿昨天就瞅见乔思雅揣着一包东西独自一人去了卫生间,顾槿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她怀里揣的是啥,也不敢问。就那么奇奇怪怪的过了一天,今天来学校的时候,发现她的同桌乔思雅请假了。
顾槿下课偷偷跑去问老师怎么了,老师告诉她说:“她肚子疼,疼的来不了学校了”
顾槿有些担心她,但越担心越觉得,她自己的肚子也有点疼。
这种疼的感觉持续了一下午,直到顾北到班里找她的时候,顾槿还迟迟不肯站起来出去。
“顾槿,你还回不回家了”顾北站在班门口不耐烦的出声。
此时班里的人已经走光了,而顾槿还在班里坐着。
“不是,顾北你进来”顾槿语言焦急。顾北从来不叫她姐姐,要叫也只叫她的名字,可现在的她也不想和他计较那么多。
顾北无奈的摇摇头,还是进来了,直直走到顾槿的桌前。
“小南呢?”顾槿觉得在说出这件羞耻的事情前,还是先扯一会儿别的话题比较好。
“他被妈妈先接回家了,说让我留下来等你”顾北难得耐心的解释完,然后又问“你到底怎么了,没事就快起来啊,回家了。”
“我……我……我来大姨妈了...”顾槿小声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顾北沉默了。
然而顾槿觉得她疯了,和一个比她小三岁的男生讲这个,他能懂嘛?他懂什么叫大姨妈嘛?
“其实就是……我来月-经了...”顾槿觉得解释完这句话她更应该去撞墙了。
不过要说为什么她会一天之间忽然懂这些,那就得感谢学校发的生理教科书了。
上课的时候这本书恰好就在手边,顾槿就无聊的翻了几下,然后她就发现,她的肚子疼是有原因的,乔思雅的请假也是有原因的。
那种看完教科书后的自信感更是在她起身看到凳子上的血的时候爆棚。
教科书上详细的讲解了女生经期时的各种事项,而她理解能力又那么好,所以一下午的时间就搞懂了,她是来大姨妈了。
所以她一直没敢起身,一直等到了现在。还好顾北出现了,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顾槿觉得,现在的气氛更尴尬...
“咳咳,那个,你把书包给我吧”顾北不自然的咳了一下,然后把校服脱下来递给她,“你系上吧”。说完顾北一手拎起顾槿的书包,背在了肩上。
顾槿意外极了,顾北竟然听懂她说啥了,但现在不是意外的时候,顾槿赶紧把他的校服拿过来系在腰间,遮住了那一片红的地方,然后更意外的是,她看见顾北从兜里掏出一包纸,替她擦去了凳子上的血迹...红的顾槿一张老脸哟……
“走...走吧!我们快回家”顾槿率先出了班门,顾北跟在她的身后。
今晚回家的路上只有她和顾北,乔思雅请假,顾南先回家,不过顾槿很庆幸还好只有顾北一个人遇到了她的窘迫,不然……更丢人。
“顾北,你回家可别告诉小南我这事啊”顾槿一蹦一跳的走在他的身后,顺便威胁着他。
“谁要和小南说你的事啊”他顿了顿“何况还是这么丢人的事”
“顾北,我打你了啊!”顾槿窘极了,但也确实如此,顾北说的没错。
“行了你还是别蹦蹦跳跳的了,小心点吧”顾北难得的软言软语,顾槿心里很甜蜜,乖乖的没有再说话。
一会儿沉默后,顾槿还是没忍住问顾北:“那啥...你是咋理解月经这一词的?”
“……”他沉默。
“快说!”顾槿着急的跑到他旁边,她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和她一样高了。
“学校有发生理教科书,我翻过一遍”顾北冷静的回答。
顾槿想了想,确实,学校初一就会发生理教科书,“那你有没有看到什么羞羞的东西啊”
“顾槿!你……”意外的,顾北红了一张俊脸。
顾槿哈哈大笑着往前跑,系在腰间的校服被风吹起一角,她赶紧往下按住,然后慌张的看向身后的顾北,他正背着两个书包朝她走,脸微红,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嘴角上扬。
顾槿也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嗯,顾北对她笑了,这是第一次。
还有啊,他笑起来是真好看。
“顾北你要多笑笑啊”顾槿将手圈成喇叭状围在嘴边,朝走向她的他喊出了这句话,而后顾槿转身不再看他的表情,独自一人在转身的瞬间笑成了一朵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