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闹.💦

《北葵向暖,南栀倾寒》八

第八章:
顾南回公司之后便开始自己的日常工作,然后在帮艾茉莉安排行程的时候被她叫住。
她坐在豪华办公桌前低头似乎在写什么东西,没有抬头便叫住了顾南:“阿南,听说你有女朋友了。”
顾南想起了顾槿那张笑脸,然后微笑着摇头说:“那是我姐姐。”
顾南自知工作特殊,他很想大方承认顾槿是他的女人,可是不行啊,他现在还不能让顾槿承受这些负担,他要做的是让她觉得轻松,无畏。
艾茉莉听到这话后反而抬头了,她一张脸涂抹的十分素净,妆容带着一丝严肃,她对顾南微微一笑,然后说:“那改天带过来,我们一起吃个饭好了。”
顾南再诧异也得微笑着回答说好。
顾南其实内心也很无奈,不过是中午的事情啊,公司的这帮女同事们怎么就传那么快呢?
——————————————————————————————————————
顾槿只是要求顾南把她送到了山下,军区大院在半山腰上,顺着马路一路往上走就好。
顾槿一个人边走边看路边偶有的摊贩,最终还是挑了点水果带上去了。
她离家两年,这两年她虽然断了和顾北顾南的联系,但她可舍不得自家爸妈啊,天天儿的有事没事就和爸妈视屏或者打电话。
这就导致她爸妈在院子里看到她的时候,仿佛她根本没离开他们两年之久,而是去了趟超市一样。顾槿进到他们家院子的时候,她爸妈正坐在木槿树下唠嗑,这日子别提有多快活了,他们看了她一眼,然后她听见她妈说:“回来了呀?进屋把水果洗了,拿个盘端出来。”
顾槿:“……”
她把水果洗干净端出来,然后和爸妈在树底下坐了一下午……
晚上的时候顾槿她妈去做饭,顾槿仍然坐在树下,低头看着手机,耳朵里插着耳机,摇头晃脑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顾北一进院看到的就是顾槿这幅样子。
顾北一开始看到顾槿还以为自己是想她想过度而出现幻觉了,直到走到她身边,真真切切的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后,才意识到这个人真的是真的顾槿。
“爸,你干嘛啊!”顾槿被摸了脑袋后依然没有抬头,反而嘴里继续嘟囔道:“我都多大了,你还摸我头呢?”
顾北嘴角微微勾起,伸手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顾槿终于抬头了,眉头微皱,但当她抬头的瞬间发现摸她的人是顾北的时候,她所有皱在一起的五官全都舒展开了,最终演化成一个甜腻腻的笑容。
顾槿将耳机拔掉,对着顾北张开双臂,“抱抱。”
顾北看着这样无赖的顾槿,笑意越发深了起来,他弯腰与她拥抱,说道:“你都多大了,还要人抱呢?”
顾槿无赖的笑着,顺着顾北抱她的的动作站起来,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的还是军装。
“顾北……”顾槿很少看到顾北穿着军装的模样,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她眼神明亮的看着顾北帅气的模样,越发感叹她真是赚到了。
“怎么?被我帅到了”顾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含笑,看着顾槿一脸痴痴的模样,拉着她的手带她进屋。
“岂止是帅到了!”顾槿蹦蹦跳跳跟在他的身侧,“简直帅到想给你生猴子。”
顾北转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
顾槿傻不拉叽的点头说:“记得记得”
顾北没有再说话,拉着她进屋吃饭。

吃过饭后,顾槿坐在电脑前给“微摄杯”大赛的主办方发送邮件,邮件内容即她今天拍摄的照片,她已经将照片精心调修过,如果她的照片可以在一堆主题照片中脱颖而出的话,那么她到时候的作品也相对好带一些。
顾槿将邮件发送完毕后,开始思考自己的参赛作品该准备什么好,她是已经思考了很久了,方案也有很多,可是她始终不敢确定下来,总觉得这个也不错,那个也不错,拖来拖去,时间也只剩九天了。
“唉~”顾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站起来去翻书架。
最终,顾槿在大书架上找到了一本相册集。
顾槿满意的露出微笑,翻开相册,一页一页的翻看。
她翻看的是顾北顾南的照片,他们俩小时候普遍不爱照相,顾槿翻了很久才看到一张两个人的合影。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帅气,顾槿看着照片中两个稚嫩的小人儿,终于是嘴角带着笑,将自己的参赛主题确定了下来。
——————————————————————————————————————
插播回忆💓那是,顾槿初三时的故事。

等顾槿和顾北回到家的时候,顾南已经将作业都写完站在楼下等他俩了。
顾槿看到顾南挺开心的,几步跑上去打算给他个拥抱,但忽然感受到下身的一股热流后,于是她直直的路过了他冲向了楼上,顾槿觉得还是先去卫生间比较重要……
因此顾槿没看到顾南本来笑的挺开心的一张脸忽然垮了。
当然她也不知道楼下的顾南和顾北还有这样一段对话:
“哥,姐姐她怎么不理我就上去了”顾南的声音带着委屈。
“她有点急”顾北冷静对答。
“是嘛...”顾南的眼睛眨巴眨巴,眼帘低垂,看不清神色,而后他又忽然抬起头,对顾北说:“那把姐姐的书包给我吧,我帮她背”
“没事,不用了,走吧”顾北把身上挂着的两个书包紧了紧,然后直直的走过了顾南,上了楼……
求此刻顾南的心里阴影面积...

顾槿的初潮就这样只有在她妈和顾北知道的情况下秘密结束了,当然,在这之前她从来没发现顾北竟然是这样贴心的一个男孩。
他把顾南端给她的凉白开硬是倒掉然后默默的换了一杯热水来,并且在晚上的时候他还给她灌了个热水瓶……顾槿作为姐姐着实感动了一把。
然后在第二天的早上,和乔思雅秘密分享了两个人的第一次大姨妈经验...

初二就在这样的小小尴尬中过去了,转眼间,顾槿已经走到了临近中考前的初三。
“顾槿,你想考哪个高中啊?”同桌乔思雅悄悄的问她。
顾槿看了一眼讲台上打瞌睡的班主任,然后也悄悄的回了一句:“我不知道诶”
“……”
“那快写作业,你刚刚又发呆”乔思雅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转头给顾槿补了一句话。
嗯没错,她现在正在初三的晚自习上,并且很累很不想写作业,刚刚乔思雅的一句话让她重新拾回思绪,然后提笔继续奋战在题海中...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刚打响,班主任就醒来走人了,顾槿自然是和乔思雅一起收拾书包回家了。
十二月的清水市是正冷的时候,顾槿和乔思雅围着厚厚的围巾一起踏着夜色往家走。
“顾槿,我好久都没见顾北和顾南了”寂静的路上乔思雅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顾槿看见她口中呼出的白汽在黑夜中消散。
“怎么?想他们啦?”顾槿想了想家里那两个小孩可能正在看电视,“他们比我们小一届,我们现在有晚自习他们没有,你想见也见不着啊”她握住旁边乔思雅的手,算是安慰她。
“是有点想他们呐”乔思雅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点的小娇羞,顾槿听出来了。初三的年纪里,男孩女孩之间都有了懵懵懂懂的感情,通常我们把这种萌动叫做早恋与暗恋。
“乔乔,他们可还小啊!你可别对他俩起什么坏坏的心思哦!”顾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对旁边的她故意调笑着。
“啊你乱说什么”乔思雅挣开她的手往路口的右边跑去“不和你说了,我回家了啊!”然后她对顾槿挥挥手朝与顾槿相反的方向跑去。顾槿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一阵遐想,这都羞成这样了,还说她乱说?
直到看不见乔思雅的背影,她才缓缓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

没有了乔思雅给她捂手,她就把手插到衣服兜里一个人朝前走着,边走顺便在心底想一些别的事情。
就这样边走边想,当顾槿再抬起头的时候她已经走到家里的楼底下了,单元门门口没有灯,所以当她走近的时候她才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顾南。他穿着厚厚的棉衣带着黑色的口罩,手插在兜里一直站在那里,顾槿看向他的瞬间,他也看到了顾槿。
“姐姐你回来了”顾南一把扯掉脸上的口罩,朝她走来,她看到黑暗中他弯起的嘴角,还有他闪烁着光亮的眼眸。
“嗯回来了”顾槿冲他露出大大的微笑,然后快步走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拉着他往楼上走。
他们家住在三楼,短短三楼的距离顾南却非要来接她。
“咱们家这栋楼没电梯,而且楼道的灯也坏了,虽然才三楼吧,但我还是怕你看不清所以才来接你的啊”顾南将手里拿着的小手电筒晃了晃,然后撇着嘴委屈的对顾槿说了这样一番话,那顾槿还能说什么,当然是感动的拧了一把顾南的胳膊,然后警告他:“下次别再接我了,外面这么冷你是要把自己冻死么!”
“……没有啊”顾南委屈的声音隐匿在黑暗里。
回家吃晚饭的时候,顾槿的话竟然成真,顾南是没把自己冻死,但是把自己冻感冒了。她不知道他在楼下等了我多久,只知道他这次感冒还挺严重,连顾北都给感染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双胞胎之间都有这样的心灵感应,一方很难受那么另一方肯定也不好过,所以在吃完晚饭后,顾北也不行了。
兄弟俩都憔悴的躺在床上,顾槿显得很无奈。
“小北,小南感冒也就算了,他是因为在风中站了好久”顾槿看见妈妈在他们仨的房间和他俩说着话,“那你说你感冒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双胞胎会有感应啊,早知道当时就不生你俩了,呜呜呜...老公!你来照顾他俩,我好心累啊”然后顾槿又看见妈妈说着说着自己假装哭起来,然后假装抹着眼泪把照顾两兄弟的责任推给了爸爸。
之后爸爸满脸心塞的找了几片药给两个人去喂。
不过他俩到底是妈妈亲生的,虽然嘴上说着累,妈妈却还是认真的找了治感冒的方法,给两人煮了退烧汤药喝。
不过……那个汤药的味道好像有些不太好,因为顾槿看见顾北和顾南把那两碗药推放在床前一直没有喝,爸爸和妈妈则不断劝说他俩把药喝了。
她看着那两碗药的热气都快没了,他俩还是不肯喝,难道要她上场?思考了一会儿,顾槿决定去试试,因为小南很听她的话。而且这感冒由她引起,那更得我上了。
“小南,乖噢,把药喝了吧”顾槿堆起满脸的笑容拿着药碗坐到顾南旁边。顾北和顾南的神色都有些憔悴,一点也没有平常的精神样。
不出意外的,顾南原本抗拒的神色立刻收敛,他把嘴凑到碗边就着顾槿的手一点一点的喝完了药。
“小南真乖~”顾槿软声软语的安慰完顾南,发现一旁的顾北躺不住了。
“尊严呢顾南?”顾北起身目光锁住那碗药。顾南没说话。
“小北北你也要尝尝吗?可好喝了呢!”顾槿继续发嗲恶心着顾北,端起另一碗药示意顾北喝下去。
“……说人话”顾北的声音微弱,一点都不是平常高冷的顾北。
“顾北你赶紧把药喝了”顾槿一秒钟恢复声音:“敢剩一滴你试试”
“拿来”
“嗯真乖~”顾北的顺从让顾槿很开心,她笑着端起碗把碗边凑过去,“不过你俩的身体素质确实差了一些,才这么一点小寒冷竟然就感冒了呢。”
“……”顾北顾南沉默了。
“我自己喝”顾北拿过碗咕噜咕噜的自己喝完后,她爸妈直夸她厉害,并且爸爸很不开心的说:“这两个小孩还都挺怪,不听爸妈的话就听姐姐的话”
嗯,那谁叫她是顾槿呢。看着顾北喝过的碗里果然一滴药也没剩,顾槿不由得嘴角上翘,这种听她话的感觉,她还是很享受的。

评论

热度(4)